王长信、王长义


发布时间:2015-07-10
    
  王长信
   
  王长义
    
  “信义兄弟”查看粮食质量

  信义是海滩上的贝壳,尽管埋在沙里,但每一颗都能发出耀眼的光芒;信义是乡间的野花,尽管很不起眼,却可以传递悠远的馨香;信义是掌船的舵手,有了它,才可以在暴风骤雨中勇敢自信地前进……言忠信,行笃敬,代代相传的信条,在王长义、王长信兄弟身上得到了坚守和传递,散发出灿烂的精神之光,温暖着这个时代的道德脉搏。——题记
  在宁阳县鹤山乡,有这样一对常年和粮食打交道的“信义兄弟”:30多年间,群众自愿把粮食卖给他们,只因他们从不“短斤少两”;合作伙伴愿意和他们做生意,只因他们总是“一诺千金”;就连出场车祸,肇事司机也能和他们由冤家变亲戚,只因他们重情重义。他们用30多年的坚守,铸成了“信义”的金字招牌。他们是鹤山乡金麦香面粉厂老板王长义、王长信兄弟。他们2014年荣登中国好人榜;入选山东好人每周之星;荣登中国文明网《好人365》。
  最准的秤莫过人心
  7月2日清晨,开进开出的送粮车打破了金麦香面粉厂的寂静,粮仓内,金灿灿的小麦堆积如山。多年送粮的张学平熟练将车开上3米宽的地磅,检测水分、上磅称重、过筛、去杂质、微机结算,4038斤小麦,每斤1.24元,20分钟后,张学平领着5007元现金离开了。不远处,20多辆三轮车、小四轮一溜排开正等着过磅……
  30年前,金麦香面粉厂的信义兄弟亦从贩粮开始,走到了今天。
  “1983年,我退伍返乡,和大哥凑了300块钱,每天起早摸黑、走村串户收购粮食,再送往县城、泰安等地的面粉厂”,王长信回忆说。
  当时,“粮贩子”坑农现象时有发生,农民对上门收购的粮贩极不信任,却争着把粮卖给王长义、王长信兄弟二人。“老王宁可自己亏点儿,也不会给俺少一两,价格上还比别人贵一分,秤杆子实诚”,山后村村民张秀良说。
  一来二去,十里八村的百姓认准了这对实诚兄弟,鹤山乡大部分村民的粮食都被兄弟二人收购了,“最初,每天收购1000斤,后来能达到1.5吨”,王长信翻看着有些泛黄的记账本。
  然而创业路上并非顺风顺水。1997年,由于资金短缺,没钱雇人,两兄弟家里的妯娌们也当起壮劳力,“有时通宵搬运粮食,忙完了肩膀肿的跟馒头似的,腰都直不起来”,王长义的妻子李秀芝忆起那段艰难岁月仍然泪光闪闪,“下雨天,我们妯娌二人一路跟着,不时把陷入泥坑的车推出来,将他们送到2公里外的马路上,才安心回家”。
  1998年的一天,王长信到泰安芝田面粉厂送粮,会计将一摞5000块钱现金当3000块给了他。回家后,才发现多了2000块钱。2000块钱,当时足以支付厂里2名搬运工3个月的工资,还可以解决第二天收粮缺钱的燃眉之急。拿着钱,王长信却吃不下饭,“咱做的是良心买卖,不能赚这昧心钱,得给人家送回去!”疲惫的王长信立即开车返回一百多里外的工厂。深夜,厂内漆黑一片,唯独会计室还亮着灯,会计正一遍一遍数钱。接过王长信送回的2000块钱,会计泪流满面,拉着老王的手不放,“多亏您把这钱送了回来,否则得扣我4个月的工资啊!”
  在近20年收粮、送粮过程中,类似的情况不下十次,但每次王长信的第一反应就是“送回去”。
  随着兄弟俩做的一件件实诚事被口口相传,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跟他们做生意。1997年,兄弟二人的生意出现资金短缺,汶上县白石村种粮大户于秀文听说后,二话不说把家里价值6万元的粮食赊给了王长信,连张欠条都没收。当年腊月二十九晚上,王长信冒着寒风给于秀文送去了粮食钱,因为他知道,信誉比金钱更重要。
  为防止粮贩子掺假,晚上各面粉厂都不会收粮,然而老王诚信的口碑在面粉厂老板眼中却是金字招牌,他们说,“凡是老王送来的粮食,咱多晚都收!”
  一个字要守一辈子
  30载风风雨雨,从拉着地排车开始,到开上拖拉机,买了跃进汽车,又换上半挂车,信义兄弟的早期贩粮经历像极了交通工具的进化史,生意也随着诚信的名声蒸蒸日上。
  粮食贩得久了,兄弟俩商量着在家乡建个面粉厂。两人一拍即合。2005年,信义兄弟筹集12万资金,注册成立了泰安市金麦香面粉制品厂。
  凭借多年诚信招牌,送粮群众越来越多。有时面粉厂暂时缺钱,送粮人打白条也乐意。为此,兄弟俩还琢磨出了“粮食代存”的新道道,老百姓把麦子免费存到面粉厂,可凭单据随时提取、折现,王长义向储粮户承诺:“把粮存到这里,不用考虑粮食损耗,而且保证价格‘随行就市’!”
  “不缺斤、不短两,天热还给提供茶水喝!”今年50岁的黄山村民张胜银自面粉厂成立就给兄弟俩送粮,每年累计运送130万斤,“过去,储粮是农民的‘心病’,夏要防潮、秋要防虫、冬要防鼠,如今存到这里,既不怕变质,又能随时取用,方便得很!今天送粮队伍不算壮观,人多时能排到2、3里路以外,等8、9个小时都不稀奇!”
  2011年夏收时,村民以每斤1元的价格将小麦存入老王的面粉厂,临近年关,粮价竟涨到每斤1.3元。俗话说,“粮食过了分,好比贩黄金”,粮仓内的400万斤粮食,足足涨了120万元。“天上掉馅饼,老王可发了!”送到嘴边的肥肉,让人看着眼红,而王长义却坚守了当初的承诺,“送粮人大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,赚的是辛苦钱,利润微薄,既然承诺了随行就市,咱就该按现价兑现!”
  一时间,前来存粮的储户络绎不绝。“面粉厂代存粮食的储户1008户,年存储粮食3010吨”,王长义在账本上清晰记录着。
  古语云,“金泗皋,银王卞,要吃麦子下鹤山”。鹤山乡麦子好吃在县内外是出了名的,黑土地种出的麦子更是口味醇正。除了送粮,张胜银还成了金麦香面粉的忠实经销商,“面粉讲究干度,老王的面粉水分少、质量稳定,筋道、口感好,而每吨价格比外地品牌面粉还便宜100元,我一天就能卖1吨,春节前,可以卖到3吨。”老张说,“许多客户都是闻香而来的!”
  一次,蒋集镇的宁方银去东北打工,吃惯了家乡的面粉,临走时还特意多带了些。没想到品尝过的工友都说“口味香”,一时竟形成了“一传十,十传百”的品牌效应,面粉成了工友们出去必带的礼品,也以此为契机,老王的面粉竟然很快在东北地区有了市场。
  王常信说,“好麦子才能加工出好面粉”,为此,每逢面粉厂收粮时,兄弟、妯娌们便轮流在仓库前验货,尘土混着麦糠随风飘扬,每次忙完都满脸灰尘,但他们却乐此不疲。为鼓励送粮人不掺假,兄弟俩收的粮食价比其他收购点总是高出2分钱,唯一的要求是必须保证麦子质量。
  为更好守住舌尖上的安全,保证家乡的美味,2008年,兄弟二人整合周边4、5个村庄6000亩土地,成立金鹤山粮食合作社。通过“基地+农户+企业”的形式,对粮食基地实行统一播种、统一施肥、统一管理,从源头上管控原粮。优质原粮比普通粮食高2分钱,鹤山乡近2万农户尝到了甜头。
  面粉质优价廉,使得金麦香面粉厂在既无业务员,又不花钱做过广告的情况下,“闻香而来”的客户与日俱增。金麦香面粉经销店辐射全县13个乡镇街道,面粉销售到泰安、沂源乃至浙江、辽宁、吉林等地。企业先后荣获“国家绿色食品”“山东省放心粮油”“泰安市消费者满意单位”等荣誉称号。
  正当生意兴隆时,信义兄弟遭到当头一棒。2012年初,乡饮乡一家馒头房购进金麦香2吨面粉,王长信去要钱时,却遭遇赖帐:“面粉质量有问题,蒸的馒头不起个,你们得赔偿损失!”老王一时之间懵了,“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有可能是磨面机在开机时磨面不均,也有可能是酵母问题。可当初承诺面粉保质保换,就得守信,不能把立起的诚信招牌砸了!”兄弟二人揽下责任,免了这家馒头房5000元的面粉款。
  为此,信义兄弟建立产品质量可追溯体系,并决心提高磨面工艺。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,兄弟俩又着手建设年产20万吨优质小麦面粉加工项目,新上500吨生产线一条,同时配套新上有机面条等延伸产品生产线。“新生产线采取最新工艺,从小麦磨成面粉,要走60公里路,麦皮、麦芯和残渣能彻底分离,既节能又环保,咱的金麦香面粉又上了个新档次!”王长义介绍说。
  重情重义生意人
  “先供心再做事,有人品才有生意”,大哥王长义说,这是他爷爷一直念叨的一句话。爷爷当年下乡染布,不奸不诈、价格公道在十里八乡有口皆碑,还在经常去的汶上县认了干儿子。看到王家人品好,干儿子又将女儿嫁给了王长义。父亲王守平曾是生产队有名的“老黄牛”,看着邻居撂荒的3亩薄田,牵着自家耕牛帮忙犁地,当年才没绝产。逢年过节,还拎上鸡蛋、米面去困难户家中看望……
  “我们兄弟四人出生后,由爷爷取名‘义、庚、智、信’,就是希望我们传承信义美德。”“人在做,天在看”,每每遇到事情,兄弟几个总会想起爷爷的叮嘱,“至少不抹黑我们兄弟的名字!”
  2011年中秋节,就在王家兄弟聚在一起准备吃团圆饭时,却等来了个坏消息。81岁的老父亲王守平在骑车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,一拉石子的卡车侧翻,把老人埋在了石子底下。那年中秋,一家人在医院急诊病房外焦急度过。
  万幸的是,抢救及时,父亲没有生命危险,却落下半身不遂的后遗症。看到原本身体硬朗、还能下地种菜的父亲如今躺在病床上,吃喝拉撒全都需要照顾,王家兄弟一时不能接受。肇事司机更是忐忑不安,匆忙四处筹钱,等待王家兄弟“狮子大开口”。“再多的钱也换不回父亲的健康,一家人已经陷入悲伤,不能再让另一个家庭塌了天”,望着满脸愁容的肇事司机,他们做出了令人意外的决定,当天让他从交警队提走了事故车,并表示不再追究法律责任,除住院花费的1万元,王家兄弟没再要车主一分钱。
  王家兄弟的宽容大度,让车主既愧疚又感激。总是隔三差五提着礼品来看望老人,竟然走成了好亲戚。三年来,老人一直由教师退休的老二王常庚悉心照料,却丝毫没有怨言,“他们兄弟三个做生意不容易,我没事多出点力,他们有空能过来看看就成”,他还对司机说,“来看老人别再带东西了,心意到了就行。”
  俗话说,“买卖好做,兄弟难搁”,也有人说,“一年合伙,二年红火,三年散伙”,对于信义兄弟这样的家族企业,员工多数是亲戚、邻居,但他们却相处得十分融洽,从没红过脸。
  “平时我们都听大哥的,兄弟之间共事更要少打点小算盘,多点大胸怀,家和才能万事兴……”王长信说,正是因为以心换心、相互理解,兄弟间才合作的如此默契。
  如今,在面粉厂经常会看到这种情形:传送带坏了,装卸工拿起工具自行修好;为不打扰别人休息,凌晨送货的驾驶员自己开门运粮;磨盘出了问题,管技术的师傅一连几天加班琢磨,却从不会提加班费。
  信义兄弟“讲情义”是有目共睹的。职工王强的母亲生病急需用钱,他们先后垫付9万多元。员工子女上学缺钱、家中有难,他们总会热心相助。街坊缺钱应急,客户遭遇不幸,村里捐资助学、修路架桥,乡内慈善募捐他们总是跑在最前面。多年来,捐款数额从200元到5000元,再到1万元不断增多,而做生意算账精明的信义兄弟,却总是记不住这一笔笔善款到底是多少数额。
  翻看王长义、王长信的人生日历,我们发现,每一页都平凡如同海滩上的细沙,朴实无华。而经过几十年来对信义的点滴坚守,时间与岁月的执著,让普通的沙子也拥有了珍珠般的璀璨。“信义兄弟”当选为第35周“山东好人—每周之星”,并荣获10月份“中国好人”称号。
Copyright 1999-2015 Taian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15115号
"中国泰安"政府门户网站 泰安市人民政府版权所有